罗田富居寨自然生态旅游风景区欢迎你,罗田向导蔡世峰

2024-05-20 13:47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430

9月11日星期六,巴源网组织20名宣传热心人与登山健将游览七道河富猪寨。

我就近骑车过去不到8点20,在毛家嘴等候,罗田王总率领5台小车1小时后迤逦而至。

沿路拍风景是户外游的起码目的。

中秋时节,栗稻飘香,蓝天白云,田园风光与自然景色,淡泊,宁静。

又见面了。巴源网网友朱作家、大别山人、汪老师都是初见。

峡谷幽深,植被葱茏。山道宛转,盘旋而上。当地专业导游蔡世峰麻利地指挥大家停车金耳岩村口,一行人冒着骄阳秋燥踊跃攀行。

蔡导游讲述了罗汉岩的传说。无非是斩妖降怪护佑子民那些善恶斗争套套。大别山人分享曾经为錾字石甜柿开发编写的文案中创造性地杜撰了罗汉岩与錾字石关联一起的“民间故事”。

有人问富猪寨有什么典故?我抢着说,那个改朝换代的乱世,朝廷督促各地结寨自保,抗击长毛军(起义队伍)。久困待毙之际,灾民就把最后一点粮食喂了猪,把猪扔下城墙迷惑敌人,长毛剖猪发现猪都吃得这么好,这个寨怕是围困不得,于是撤走获救。我趁机表示了疑问,造反队伍是劫财还是消灭人民武装?之前这山没有名字吗?富猪寨现在有哪些特色?

很快,大家沿着灌木茅草小路走到半山腰一处开阔地。经介绍,这就是当年的药材厂遗址,现存几百棵高大成林的辛夷花树,据说曾经养鹿远近闻名。烟消云散,只见残垣断壁,荒草萋萋。

接下来的攀登比较艰难。导游几次折转觅道,披荆斩棘,绝路逢生。有网友信心不足,我们坚决要求不能掉队,丛林危险因素多。王总腿脚不方便,没想到他应对自如。快七十岁的老秋也是身手敏捷,6位女士除了素心偏胖其余的简直就是登山运动员。王朱二位专业写手谈笑风生,一路分享了他们的创作经历还有罗田文艺界许多逸闻趣事。

终于在11点20分攀上城墙。大家休息了一下。导游小蔡介绍了武汉、鄂州、黄石等不少户外活动团队来附近龙潭沟蕙兰山猎奇的情况。富猪寨面临开发,省相关领导有过考察,授意地方先修路。这儿,资源还是可贵。我想,至少是个森林公园,还有攀岩,种养也可弄个基地。据网友大别山人透露,富猪寨已经有3个企业注册。他是农业局负责开发这一块,熟悉罗田既有一草一木,以及当前所有一举一动。他貌似有一定资源配置能力。我问了一下甜柿公园的进展如何,他说停留在移植世界甜柿品种园选址这个节点。

登高望远,极目远眺。这里就是富猪寨的山顶。悬崖十丈,怪石嶙峋。灌木丛生,钻林拨刺,大家兴奋欢快,小心翼翼。

放眼錾字石,我饱含辛酸的回忆,那是40年前我18岁师范毕业当老师的第一所学校,錾字石小学。刚搞责任制,老师们放学回家种责任田,我孤独守在学校。周末翻越蕙兰山步行二三十里从黄冈庙公社回大崎区的家中。有时候周末带几个学生游富猪寨,记得那时候,富猪寨的道路光秃秃没有多少灌木,现在已经恢复成原始森林似的。记得那时候的甜柿没特殊之处。你要肯定它、张扬一点点,必然可以!

石头普通,他傲立千年风霜至永久,我愿膜拜三分。高瞻远瞩之际,你也许会被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情景所醒目。新农村田园似锦,楼房整饬,公路玉带逡巡林海山冲。夏家铺水库风情万种。吹着山间清爽的风,感受岁月的长风拂过的沧桑,厚重且无奈。“那堪更被宿酲兼,武陵流水卷春空”。哪个何曾与江山永在。

毛栗结的密匝,还有野生猕猴桃一树又一蓬。未被驯化的原生态野果只有这些不受私人开垦的公共大山才有。如枫树林,箭竹丛。

下山了,经过一个消失得仅住着几个老人的小山村扁担凹。她们是最后的一代山民么?大家拥挤到城镇里了,还原大自然的苍莽生态。

网友们下山速度惊人。午时。大家一路边走边侃侃而谈,滔滔不绝。一些话题一惊一乍。哎,绝对会影响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走在我前面的素心女士一个人到扁担凹讨开水,我看见大家陆续走过就等她一下,半天都没出来,我就转去找她,她被一个婆婆留着吃粥。我又等了好半天。都下山很久。我急得喊她,我说大家都下山了,快走。她给了婆婆一些小吃出门猛赶,走到公路上,同车的开车正往回找。把大家吓了一跳。她打开微信一看,寻呼一大堆。王总强调以后注意步调一致。

一会儿到了今古奇缘农庄。我问王总吃饭么样搞,他说蔡导游安排的。我说不能让地方出费用,我们也不保证能够做多大的宣传贡献,饭钱、导游工钱我们自己出,大家分摊。王总说那就干脆每人30元。大家爽快默认。

今年的甜柿子貌似长相很差。

今古寺那儿的水库与农庄可以。

这里最好的观光季节应该是春天。

蔡均全写的《蜜蜂洞》故事很长。

我以为三河子、醉眼迷离两个当地风俗地理专家及登山健儿要一起参加活动,结果他们说攀登了十几次。这次不来。他提醒我,注意安全。后来据其他网友说,山顶那段石板峭壁曾有队员摔伤。我下山骑摩托心有余悸,虽然是水泥路,但实在很陡。直到出山,才放松。上午走泗泊河三解元大城坳战备路过去的,下午绕三里畈回大崎。

到家很困,太阳晒得火辣不算什么,关键是蔡导游的事业心令人不安,他希望我们写出好文章,宣扬一下。其实我到毛家嘴蔡均全家两次(看盆景与根雕以及了解八音符),早有感触,并确实认为那个山峡古韵犹存,生机勃勃。我甚至有点矛盾,要不要对外人说呢?春天那漫山遍野的杂树生花,野樱盛开……


责任编辑:刘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人民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投诉与建议 免责声明 sitemap